西安美术学院 | 兴国寺老美院

by admin on 2020年1月19日

摘要:本专题,共分为6期,推出西安美术学院兴国寺(大家称为“老美院”)时期的掌故旧事,作者是美院的李秦隆教授,他精心编写了十七篇文章、绘制几十张手绘图,提供一些有趣的老照片,展现了个人自1979年进入美院,求学到留校任教,从兴国寺校区到吉祥校区,几十年间的点点滴滴。

编者按:

本专题,共分为6期,推出西安美术学院兴国寺(大家称为“老美院”)时期的掌故旧事,作者是美院的李秦隆教授,他精心编写了十七篇文章、绘制几十张手绘图,提供一些有趣的老照片,展现了个人自1979年进入美院,求学到留校任教,从兴国寺校区到吉祥校区,几十年间的点点滴滴。记忆的味道,通过他的妙手,文图并茂地展现出来,从个人史的角度,生动地钩沉那个年代的生活、学习、教学、工作等等,这也是一个单位历史的生动展现。入微的场景、褪色的照片、鲜活的故事,将再次激活个体岁月的林林总总。

在老美院素描院中,图中左一为李秦隆先生丨李秦隆先生自述丨今年是西安美术学院建校七十周年,学院也计划举行校庆。听到这个消息后,激起了我对西安美术学院以往生活的回忆。自己在美院学习和任教已经有四十余载,其中在老校址兴国寺有十五年。这十五年涵盖了自己二十三岁至三十八岁之间的年龄阶段,对一个人来说,这个年龄段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在这十五年当中,自己经过学习和接受学院老师们的教诲,从一个美术爱好者转变成为一名专业教师,同时也在灵魂深处经历了深刻变化,从专业技法学习的痴迷中淡出,继而神往十年面壁、解衣盘礴。

李秦隆教授报考美院时的准考证

有关在美院的生活故事,自己于二零一六年编绘出版了一本有关西安美术学院的书,名曰《心绘一—从兴国寺到吉祥村》,这本书是由美院主持和资助,王宏香老师设计,文物出版社出版。书中描写了自己在老校址兴国寺的经历和在吉祥村新校址的生活。书中图文从全景到局部,从教室到宿舍,从画库到东灶,从附中到东山,以及吉祥村新址内的各个角度的景观,开大小会议的印象,还包括答辩会、评职称和毕业展,林林总总大约六、七万字,一百五十多幅手绘图,我以为较为全面地描述了自己在美院几十年的生活。这本书得到了学校教师及校友们的高度评价,特别是有着兴国寺老校址生活经历和情怀的校友们,看了这本书后反应尤为强烈,因为书中的图文让他们回想起了自己在美院那段丰富多彩的学习、工作和生活。这段经历令人难以忘怀,也改变了众多校友的人生轨迹,并使他们感悟到这段生活经历,在自己人生中的重要价值和分量。

从左至右:景柯文、贺丹、李秦隆、崔国强

今天再看这本书,内容和所谈及的范围稍感有点不足。特别是有些老校的生活细节没有得到很好的展示,所以自己又为此做了一些补充。在此展示出来,让我们共同回忆那段生活,感恩美院那些教过我们的先生们,感恩帮助和关心过自己的同学和朋友们。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心绘—从兴国寺到吉祥村

1

– 樊川-

樊川是长安县少陵塬和神禾塬之间一条长约十五公里,宽约五六公里的川道。不宽的潏河从川道中间流过。美院的老校址就位于少陵塬下的兴国寺,它面对潏河。所以美院的老校位置被风水先生称之为依山傍水的风水宝地。

老美院风景,景柯文摄我在美院当学生时期,常常在晚饭后,和几个同学相约,走出校园,过了操场,再走过小河,来到田野间。我环顾四周,一望无际的稻田,晚风夹杂着植物和泥土的气息迎面轻轻吹来,自然清新的空气使自己神清气爽,大自然的美是多么诱人。远处不高的神禾塬在暮色中显得特别安静,塬下村庄升起袅袅炊烟,像岚气,平平地在原下散开。此时,稻田、村庄、炊烟和神禾塬组成自然美景,我罝身在这样的田间是多么温馨的享受。夏季暮色中的稻田里,会传来阵阵蛙声。这样的良好生态的环境,让我难忘。也让我想起电视广告中常用南宋诗人辛弃疾的诗句"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秋天樊川的田野里播种着大片大片包谷,成熟的时候它长有一人多高,在秋风的吹拂下哗哗作响,看着成熟的玉米棒子,学生们不由地掰上几个,藏在腰间,回宿舍煮煮吃了。玉米地也是男女学生交朋友的好去处。

樊川手绘图,李秦隆绘

樊川中的潏河有一条小支流,在离美院挍门不远处的田野里蜿蜒流过,河水浅而流量不大,远远看去,只见三四米多宽的河床里布满了大小鹅卵石。而河水的细流缓缓地从石缝间流过。只是在个别几处,细流汇积成小小的水潭。这条河水在八十年代初看上去还算干凈,

九十年代这条支流被彻底污染了。因为它的上游建有杜区镇造纸厂,每天都向这条河中排放大量的工业废水,深黄色的水面上漂浮着一层薄薄的白色泡沫,像条泡沬河,而且还散发着刺鼻的气味。我们毎当外出散步,同事们都是掩鼻快速走过。

樊川全景图,李秦隆绘

老美院向南,远处神禾塬下的村庄叫岳村。有几次晚饭后独自在田野里散步的时候,时不时地远远望着这个村子,因为它让我想起自己知青时候所在的村庄,所以就想去看看。感觉它好像离我很近,其实,人的眼睛是有视觉差的,看似很近,走起来之后感觉它并不近。再加上田间的小路拐来拐去,试着走了几次,都因为走的离学校太远并且天色渐渐暗下来而放弃。其中一次,离岳村很近了,已经看到村口的麦场了,但天色此时暗了下来,自己也知道田野中的夜路不好走,所以只好转身返回。

现在的樊川,图片来自网络

这时候我望着处在暮色中的少陵塬,已经是暗褐色。而塬下山洼里的美院,只有那座四层的教学楼依稀可见,此刻它显得格外安静。美院在这里办学已经有几十年了,它经历了建国后诸多风风雨雨,每一次风雨中人们的态度和行为,都是对每个人的人性和人格的考验。所以在这个学院里藏匿着很多不被后来者知道的故事,特别是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偶尔会被老教师提及。有关美院的历史,都会吸引后来者的兴趣,自己听过一些,听后让人唏嘘不已。这时晚风习来,吹得庄稼沙沙作响,此刻它像人的脚步声。是呀,那个时代巳经离我们远去,留下的是人们自觉或者不自觉的反思。对于老美院几十年前的事情,回味它,是对自己过往生活的怀念。

2

-老校的办公楼-

老校的办公楼是倒丅字形苏式建筑,楼顶的外表有浮雕装饰,门口的左右各有两个粗圆柱,楼的内部是水磨石地面,毎个房间的木门厚重,门上装有作工讲究的铜把手,并被磨得黄亮黄亮。办公楼共有三层,一、二层是行政单位,三层是间会议室。虽然这间会议室面积不大,但它的功能相当于美院的小礼堂,一些重要的活动都在这里举行。

老校的办公楼速写,李秦隆绘

我上学期间有幸多次在三楼会议室聆听名师的讲课,一如刘文西老师在此给同学们示范国画人物头像写生。这是公共课,所以各系的同学都来看。不大的会议室中刘老师写生的位置,已经围满了人,后来的同学们站在板凳和桌子上,里里外外一层层地围着看。我从人缝中看去,模特是七七届油画班的马恵,围了一个彩色丝巾,坐在掎子上。而刘老师的画板,我只能看见一半。

老校办公楼前,左一魏伟,阎希文,王永华,王宏,李秦隆。

还有一次是蔡亮先生去欧洲考察回国不久,回到西安,就被美院请来。在这间会议室内举办讲座,讲述他在欧洲考察的观感。他同时播放了在各个大博物馆中拍摄照片所制成的幻灯片,一张张照片都是人们所熟知的世界着名油画作品。当时西安美院还没有哪位老师去过欧洲,大家对这些博物馆和它所藏有的油画作品都持有一种神秘感。因此会议室挤满了学校的师生,大家都睁大了眼睛,看着一张张投影在白墙上的世界着名油画作品,从整体到局部和细节,清晣而明亮的幻灯片一改人们以往对画册的印象。特别是每播放几幅幻灯片,蔡先生用有口音的话语,表述他面对这幅作品真实的感受和认知。从人物形象的色彩关系,到静物细节的刻画,并指出画面中的某处,让自己长期被画册误读的原因,娓娓道来。这样的讲座式的授课,让我难忘。

西安美术学院老校区办公楼附近有一年着名女画家周思聪和老画家叶浅予及西安画家王子武来到兴国寺老校,学校在办公楼一层,院长办公室内摆放画案,请俩人作画。周思聪和王子武分别站在画案两头,两对面作画。周拿着一支中号毛笔,王拿了一支粗斗笔。周看着她和王所用毛笔之间的对比后,自嘲地说笑了几句,围观者都笑了。周思聪出手快,不一会儿就画了一幅傣族少女的小品画。而王子武拿着粗斗笔,沾上饱饱的浓墨后一直在盘子沿上来回地舔毛笔,使墨渗入斗笔的每一处,直到周画完后他才动笔。只见他用斗笔肚子在一张四尺三开的宣纸上,用力地在纸上摆笔,周和围观者都聚精会神地看王画的是什么。只见王的白宣纸上出现一个特殊的墨团,王随后换了一支中号毛笔沾上墨,在墨团的外形一处勾画,一个鸡头出现了,在墨团的另一处又画出鸡爪子,一只低头吃食的乌黑母鸡出现在宣纸上,太生动了,引起大家喝彩。在大家全神贯注围看王子武作画的时候,一个进修生偷偷地把放在一旁周思聪的画拿走了,幸好被我班同学发现。赶紧招唿我们几人追赶出去,一直追到山上该进修生的宿舍。质问他为什么拿画,他辩解说是想挂在墙上看看。我们追回作品,还给学挍。

老校的办公楼速写2,李秦隆绘

八三年我们这届的毕业大会,就是在这间会议室举行的。为什么不说是典礼呢?因为用今天的标准,它不正规,只发了毕业证,没有发学位证(学位证书是几年后补发的,但院长签字的地方,已经变为陈启南),也没穿毕业服装戴学士帽。会场上只有这年毕业的同学就坐,有代课的老师参加。会议的主讲是刘蒙天老院长,他拿着自己那神秘的小本子,介绍今年同学们的学习与收获,并且把部分同学的毕业创作作了详细的点评。此时提起这些发生在老校办公楼的往事,如在眼前。特别是它大门前的玉兰树,那盛开的花朵,在我心中永远绽放。兴国寺老美院照片

郑乃珖(中间老者)、刘文西(郑老左手边)、杨建兮(郑老左后)、张起林(郑老右后)等师生合影

美术教育系主任、书记及教师和84级本科、专科学生合影

李秦隆教授在兴国寺老美院留影

老美院东山风景,景柯文摄

老美院的“好望角”,景柯文摄

END

李秦隆

一九五六年生,陕西西安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西安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1979年入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专业学习。作品《陕北高原》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圪坨镇》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太行情》入选建军70周年美展,《贺家湾》获第四届全国体育美展三等奖,《黄河西岸渡春秋》获跨世纪暨建国50周年
全国山水画大展优秀奖,《家乡》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

金沙棋牌游戏手机版,(来源:陕西实验艺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