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向东:因“瓷”生恋

by admin on 2020年1月27日

摘要:璟通物语他说,若不是与瓷结缘,我的心仍在四处游荡寻觅。版画出身的艺术家陈向东长期旅居海外,为何会对陶瓷有着如此不一般的感慨。在他的创作故事背后,我们又是否会遇见那个未知的自己。1陈向东,1963年出生于江苏…

璟通物语

他说,

若不是与瓷结缘,我的心仍在四处游荡寻觅。

版画出身的艺术家陈向东

长期旅居海外,

为何会对陶瓷

有着如此不一般的感慨。

在他的创作故事背后,

我们又是否会遇见那个未知的自己。

1

陈向东,1963年出生于江苏南通,1987年毕业于南通大学艺术学院美术系,1991年于南京艺术学院版画研究班,原为中国版画第一院,启东版画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美国版画家(SAGA)协会会员,现居美国纽约,职业艺术家。

如果没有因为好友在一次活动上

与熊姐的偶然相识,

并有幸听其讲述那些关于制瓷背后的故事。

版画家陈向东

或许从来都不曾料想,

自己会走出那个一直以来熟知的领域

去探索另一片完全陌生的天地

从七十二道工序

到制瓷过程中那些无处不在的“变数”

都像是被施了魔法般的指引棒

吸引着包括他在内的艺术家们,

为之沉醉和疯狂。

满园春色/祥云系列

▲满园春色(一) ,H19cm,2018

瓷,色本自然,温润如玉。笔接触瓷器的那一刻,就是我延伸的手,而瓷器便是我深爱之人的肌肤,内心充满了激情,爱意。瓷胎不同于宣纸,釉彩也不同于国画料,有时平面绘画的习惯会不自觉地带入立体的瓷绘过程中。每一个点,每条线,每个面都要顺着瓷胎造型而,要根据器物的形体自然延伸周转。运笔须用内气带动。需轻松而有节制,含蓄而直接,自由而流,平静而斩钉截铁。画与瓷的完美交融,赋予了瓷新的生命。

——陈向东

▲满园春色(二) ,H19cm,2018

有着近乎理想主义的陈向东,

在对待艺术创作上,

几乎没有任何关乎市场的考量,

也不会为了某场特定的展览去刻意发挥,

他只会几十年如一日从不间断地绘画,

并力求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程度的改变和提升。

而其它与之相关的反馈和回响,

在他看来,

也都不过是水到渠成,

自然而然。

▲祥云(一) ,H18.5cm,2018

本次展览,

陈向东主要倾向于釉下彩的描绘。

事实上,

对于釉下彩,

他总有着某种莫名的亲切感,

他也很喜欢将青花的“雅”揉入其中。

▲祥云(二) ,H18.5cm,2018

我对釉下彩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要把青花的“雅”,釉里红的“㶷烂”,氧化铁的“松、沉”,充分融合在瓷器里。釉里红就像我的前世情人,对它一见钟情。由于它的色调比重具有广泛的可变性,或浓汝淡抹,或写实写意。经过浴火重生般的考验,稍有偏差就前功尽弃。也因成器极难,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这次有一件釉里红作品出窑时,只见它全身通透的翡翠绿,釉里红变成了”釉里绿”。

——陈向东

为此,

今年五月份,

他专门前往景德镇,

深入地探究和挖据

青花在瓷器上所呈现的“雅”及当代性。

因而,

一系列以青花为主题的

釉下彩绘作品也应运而生。

2

涌山泉/夏色蝉鸣系列

▲涌山泉(一) ,H46.5cm,2018

对于所有陶瓷艺术从业者而言,

都有一段专属于等待出窑的特别时光,

既忐忑不安又翘首以盼。

尤其当烧制成功的作品被安全地捧在手心,

还带着尚未褪去的余温,

这背后的喜悦和难以言喻的幸福感,

只有当事人尚能体会。

很显然的是,

陈向东对此感触颇深。

他说,

每一件成功出窑的作品,

都是他最深爱的人,

每逢此景,

金沙棋牌 ,内心都充满了激情和爱意。

▲涌山泉(二) ,H46.5cm,2018

陈向东,他的线条宁静而敏感,象痒痒挠一样挠到观者的心里。他的画秀外慧中,还透着一缕清气。

——摘自《这才开始》林明杰

本次展览中呈现的青花系列作品,

不仅深刻地传达了中国哲学的艺术信念,

同时也突破了传统瓷艺教条的约束,

用我们当代人的观念,

思想去把多角度观察所获得的形,

分离地重新解构迭加于瓷器上,

将荷叶在风中的动态和静态结合,

形成画面广度与深度的组合,

有着极具现代气息的抽象美。

▲夏色蝉鸣 ,H22cm,2018

在当代的语境下,当代的陶瓷艺术具有多元化的视觉审美。他分化了传统陶瓷固有的语言特性,结合了架上绘画、雕塑、装置的审美特征,移步换景、“意象”性的和谐融合。“意象”是中国文化中的精髓,把陶瓷器形当作物象,从感性到理性进行概括集中,提炼升华到具体化的“意”和“象”,达到主观和客观的完美结合。在陈向东的陶瓷艺术作品中就能看到这种“意象”。他所表现的“意象”是讲究幽然冲逸、澄怀味像、凝气怡身、卧游畅神的意境,重神、理而轻形、色,这些都与“意象”的视觉意境相契合。他久居美国纽约,但他对中国文化的眷恋热爱之情溢于言表,这是一种融进血液、渗入骨髓、直抵心灵的文化影响。

—摘自《无言的形象》陈强

此外,

他还大面积地使用大笔青花

表现不同程度的深与白,浓与淡,

在自然的状态中去一笔一画,

形成“青色地带”,

让人仿佛置身于无限的空间中,

在虚与实的对比中达到一种空灵深远的意境。

3

作为版画出身的陈向东,

有着对材料与生俱来的

特殊的敏感和亲切感,

对于材料的把控转换能力

也会相对娴熟的多。

从版画到陶瓷的转换,

在他眼里,

不过是材料媒介的切换,

而艺术家最终呈现的

是作品的观念和思想。

涅槃/步步莲花系列

▲涅槃 ,H21cm,2018

青花遇到水之后,就如墨遇到水,由淡到浓,层次丰富。光润透亮的蓝与素雅明净的白瓷巧妙结合。那一刻,我享受着它的清高,脱俗和冷静,内心静如止水。万物生于静,归于静。

——陈向东

▲步步莲花(一) ,H55cm,2018

画画出身的陈向东以水墨为实验媒介,借鉴西画之光影明暗,构图打破传统国画格局,作品当代感极强却又保留了的传统水墨里的雅趣和意境。

——纽约蓝蓝(张兰)

▲步步莲花(二) ,H58.5cm,2018

对于这种跨界的转换,

他打趣地调侃道,

接触陶瓷,

就像是上了一条不归路。

然而也正是这条充满着

诸多不确切因素的道路,

以万般的魔力,

驱动着他以满腔的创造力,

在不同的阶段

运用不同的材料和手法去创作。

这其中也包括认识不同的人,

邂逅不同的风景,

而这就像冥冥中注定的那般,

装点成生命中最温暖的底色。

▲步步莲花(二) ,21*21*56.5cm,2018

长期旅居国外的经历,

纵然没有让陈向东的艺术道路

像诸多本土艺术家既定的轨迹发展,

却也让他从另一个纬度,

或者更为宽广的视角

去审视和思考创作的实质所在。

山水/事事如意/太湖石系列

▲山水 ,21*21*56.5cm,2018

向东的画和他的个性惊人的一致。和谐一直是他想象空间的主旋律。他安静的创作,一声不响地享受着人们对他艺术的反响。沉静是他性格的一部分,也是他艺术的一部分,这种性格和作品所构成的艺术是在缓缓的品味之中打动人心的。他本来是一位优秀的版画家,近几年涉足水墨创作,一出手就不同凡响,一下子抓住了水墨的特性,找到了用水墨艺术语言表达自我心灵的途径。作品既简洁又高深,耐人寻味。作品中那种宁静中透出的力量,同样强大而富有魅力。

——夏火(张斌)独立策展人及艺术评论者

▲事事如意 ,H37cm,2018

▲太湖石 ,茶器,2018

他执着而坚定地认为,

作为一名艺术家,

对待国际化的理解

一定不是单纯地倚靠自吹自擂

和名义上的标榜,

也不是走马观花般地

游荡于各大国际博物馆,

更不是参加了几场所谓的国际化展览,

而是静下心来,

甘于寂寞,

有着用于探索开创的思维,

并还能保持对事物

敏锐的观察和深刻的反省。

纸上水墨系列

▲十里荷香(一) ,纸上水墨,180*71*7cm,2018

▲十里荷香(二) ,纸上水墨,180*97cm,2018

▲那莲 (左);一花一世界(右)

无论是唐元明清,

或者是更久远时代的古籍珍品,

都是带着中国民族烙印的世界文化,

是值得我们每一位艺术家

认真梳理和研究的时代瑰宝。

只有建构属于自己本国的文化艺术体系,

才能拥有引领时代潮流的盾牌,

并最终实现国际上的话语权。

更多精彩,请关注9月28日,上海璟通艺术中心“瓷韵墨色-唐承华 陈向东双个展”

璟通艺术中心夜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