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玉粉色时期尺幅最大《白瓶粉红菊》亮相嘉德秋拍

by admin on 2020年1月4日

图片 1

中国嘉德2019秋季拍卖会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

时 间

11月16日15:00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

时 间

11月16日19:00

地 点

嘉德艺术中心B1层A厅

在常玉的艺术生涯中,以花为主题的创作占了很大一部分,其中瓶菊是其最为钟爱并反复创作的题材,他也曾写下诗句“秋菊诗人赏,文人对酒杯”,可想见他在创作中通过菊花所反映出的深层含义。相较大多数作品多为单独或数枝菊花的特写,本次上拍的曾收录于《常玉油画全集》中的《白瓶粉红菊》,不仅在尺幅上为1930年代最大尺幅的菊花题材作品,更是他描绘菊花数量最多的作品,数十只粉菊高昂挺立于花瓶之中,全然生机盎然、欣欣向荣,显示出艺术家企图突破自己的决心。

常玉

白瓶粉红菊1931年布面 油画100×70.5cmRMB: 48,000,000-68,000,000签名:玉
SANYU 1931(右下)

发表:

《香港佳士得廿周年:二十世纪中国艺术精选、亚洲当代艺术精
选》,P157,香港佳士得,2006年出版

《常玉油画全集 第二册》,P78,立青文教基金会,2011年出版

来源:

法国巴黎亨利.皮尔.侯谢藏(库存第100号)

法国巴黎伊凡·维纳夫人藏

佳士得香港,2004年10月31日,LOT659

保利香港,2017年4月3日,LOT133

粉红时期——大尺幅经典佳作

常玉在《白瓶粉红菊》的签名罕见地注明了年代,根据艺术家现有的相关著录与出版资料显示,目前有纪年的油画作品最早可追溯至1929年,往后直到1965年虽一直有零星的作品记录年代,但1929年与1931年的数量却远超过其他年份,也可推断这两年在常玉创作生涯的重要性。这个时期属于常玉艺术分期中的“粉色时期”,该时期作品画面明亮,用色简单,普遍使用粉红色为主色调,配合以褐色与墨黑小色块,描绘花卉、人体、静物等丰富题材,并以此为基础,不断对造型、空间、色彩各方面进行进一步探索,开创了画家艺术生涯中的第一个高峰。

1929年,常玉结识法国著名的文人及收藏家—亨利·皮耶·侯谢,两人开启了短暂的合作,在此期间侯谢收藏了常玉大量的油画作品,并谨慎细心地记录了所有艺术收藏,后来在他的第二任妻子丹尼丝协助下清点所有收藏并将其汇总成册,此件《白瓶粉红菊》便是这份清单中的第100件作品。

亨利·皮尔·候谢 康斯坦丁·布兰库西摄影 约1925年

收藏渊源——见证文坛友谊

1921年亨利·侯谢与维纳夫人在维纳夫妇共同经营的“深锁的大门”书店结识,书店的经营方向以专业的艺术刊物和艺术评论为主,当时许多的知名艺评家、收藏家们常光顾于此,在1925至1928年间,很多艺评家们的评论都交给了这家书店独立出版发行。

侯谢也因此与维纳夫人熟识并成为挚友,在侯谢的一些著作前言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他常常提及对维纳夫人的感谢。常玉的作品在当时并不广为人知,但侯谢对于常玉的作品的了解与热爱也感染了他身边的友人,很多人也被常玉的作品而感动,此幅《白瓶粉红菊》便是侯谢从自己百余件常玉的收藏中挑选出来赠予维纳夫人以表纪念的作品,温馨宁静的瓶菊画面表现了维纳夫人在侯谢心中的平和,侯谢也以此画表达了对维纳夫人的感谢与他们之间友情的纪念。维纳夫人获得此画后便一直由其家族收藏七十多件之久,直至2004年才首次曝光于市场,这幅作品的收藏历史既显示了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巴黎文艺界的交往盛况,也成为了常玉的作品受到西方藏家喜爱的最佳例证。

亨利·皮尔·候谢收藏之常玉作品清单,第100号为《白瓶粉红菊》

中西融合——打造多重时空

常玉的花卉静物常以浅灰色的线条勾勒花瓶瓶体,瓶口围绕或多或少清高淡雅挺立于瓶中的花株,主体花卉平面且写意性强,背景常使用大片留白,中国绘画技巧中的“留白”被常玉巧妙地运用在了西方油画中,也成为常玉的绘画能赢得中西方共同认可与喜爱的原因之一。常玉习惯以瓶花置于画面中央,很少描绘现实中背景与桌面的分隔,厚涂的白色中隐约显现的浅蓝色调与画面两侧粉红色块以及白菊周围粉色的线条相呼应,这些浅蓝色的线条是因为画家在作画前底层覆盖蓝色油彩,待其干后描绘菊花刮出花瓣的线条与层次,在刮擦中菊花透出粉红与淡蓝色,肌理打破平面为视觉经验带来新的突破。

作品局部

文人志趣——托菊言志寄情思

菊作为清高淡泊的品格的代表,一直以来都是中国传统文人最为钟爱的书画意象,以“清初六大家”著称的恽寿平一生绘菊无数,唐寅、八大笔下的菊花也各放异彩。常玉也将菊作为其静物主题画的灵感来源,在他一生的创作中菊的意象频繁出现,陶渊明归隐田园以菊花为意象写下诸多诗句以示归隐之心,常玉旅居他乡也常由菊花抒发自己的思乡之情与归乡之切。《白瓶粉红菊》与晚期瓶菊的创作风格存在很大差异,粉红色调的画面中呈现了白菊蓬勃挺拔绽放之姿,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常玉当时对于自我与万物的肯定和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画中瓶花置于案头,不禁令人联想到古代中国文人伏案书画时在案头放置小物以示文人趣味的传统,宋代郭熙曾提到案前幽窗能悦情雅性,此幅画作的题材也是对传统文人文雅闲逸的生活方式的表达与在思考,白菊盛开,生命绽放的场景也呈现出中国传统文人的生活场景与审美趣味。

​中国嘉德2019 秋季拍卖会

预 展

11/14-11/16

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嘉德艺术中心

拍 卖

11/16-11/20

嘉德艺术中心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珠宝 · 预展

11/13-11/16

嘉德艺术中心

邮品钱币 · 预展

11/17-11/19

嘉德艺术中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